扫二维码访问

升 官

一官升职,谓其妻曰:“我的官职比前更大了。”妻曰:“官大,不知此物亦大不?”官曰:“自然。”及行事,妻怪其藐小如故,官曰:“大了许多,汝自不觉着。”妻曰:“如何不觉?”官曰:“难道老爷升了官职,奶奶还照旧不成?少不得我的大,你的也大了。”

比 职

甲乙两同年初中。甲选馆职,乙授县令。甲一日乃骄语之曰:“吾位列清华,身依宸禁,与年兄做有司者,资格悬殊。他不具论,即选拜客用大字帖儿,身分体面,何啻天渊。”乙曰:“你帖上能用几字,岂如我告示中的字,不更大许多?晓谕通衢,百姓无不凛遵烙守,年兄却无用处。”甲曰:“然则金瓜黄盖,显赫炫耀,兄可有否?”乙曰:“弟牌棍清道,列满街衢,何止多兄数倍?”甲曰:“太史图章,名标上苑,年兄能无羡慕乎?”乙曰:“弟有朝廷印信,生杀之权,惟吾操纵,视年兄身居冷曹,图章私刻,谁来怕你?”甲不觉词遁,乃曰:“总瓧?瓨 ...

医银入肚

一富翁含银于口,误吞入腹,痛甚,延医治之。医曰:“不难,先买纸牌一副,烧灰咽之,再用艾丸灸脐,其银自出。”翁询其故,医曰:“外面用火烧,里面有强盗打劫,那怕你的银子不出来!”

江心赋

有富翁同友远出,泊舟江中。偶散步上岸,见壁间题“江心赋”三字,错认“赋”字为“贼”字,惊欲走匿。友问故,指曰:“此处有贼。”友曰:“赋也,非贼也。”其人曰:“赋(音同富)便赋了,终是有些贼形。”

监生拜父

一人援例入监,吩咐家人备帖拜老相公。仆曰:“父子如何用帖,恐被人谈论。”生曰:“不然。今日进身之始,他客俱拜,焉有亲父不拜之理?”仆问:“用何称呼?”生沉吟曰:“写个眷侍教生罢。”父见,怒责之。生曰:“称呼斟酌切当,你自不解。父子一本至亲,故下一‘眷’字。‘侍’者,父坐子立也。‘教’者,从幼延师教训。生者,父母生我也。”父怒转盛,责其不通,生谓仆曰:“想是嫌我太妄了,你去另换过晚生帖儿来罢。” ...

自不识

有监生,穿大衣,带圆帽,于着衣镜中自照,得意甚。指谓妻曰:“你看镜中是何人?”妻曰:“臭乌龟!亏你做了监生,连自(字)多不识。”

王 监 生

一监生姓王,加纳知县到任。初落学,青衿呈书,得“牵牛”章。讲诵之际,忽问:“那王见之是何人?”答曰:。‘此王诵之之兄也。”又问:“那王曰然是何人?”答曰:“此王曰叟之弟也。”曰:“妙得紧。且喜我王氏一门,都在书上。”

监生娘娘

监生至城隍庙,傍有监生案。塑监生娘娘像。归谓妻曰:“原来我们监生恁般尊贵,连你的像,早已都塑在城隍庙里了。”

入 场

监生应付入场方出,一故人相遇揖之,并揖路傍猪屎。生问:“此臭物,揖之何为?”答曰:“他臭便臭,也从大肠(场)里出来的。”

不 往 京

一监生娶妾,号曰京姐,妻妒甚。夫诣妾,必告曰:“京里去。”一日,欲往京去,妻曰:“且在此关上纳了钞着。”既行事讫,妻曰:“汝今何不往京!”生曰:“?也没有一些在肚里,京里去做甚么!”

考 监

一监生过国学门,闻祭酒方盛怒两生而治之,问门上人者:“然则打欤?罚欤?镦锁欤?”答曰:“出题考文。”生即?然曰:“咦,罪不至此。”

纳粟诗

赠纳粟诗曰:“革车买得截的高,周子窗前满腹包。有朝若遇高曾祖,焕乎其有没分毫。”

公子封君

有公子兼封君者,父对之,乃欣羡不已。讶问其故,曰:“你的爷既胜过我的爷,你的儿又胜过我的儿。”

封 君

有市井获封者,初见县官,甚垡?,坚辞上坐。官曰:“叨为令郎同年,论理还该侍坐。”封君乃张目问曰:“你也是属狗的么?”

及 第

一举子往京赴试,仆挑行李随后。行到旷野,忽狂风大作,将担上头巾吹下。仆大叫曰:“落地了!”主人心下不悦,嘱曰:“今后莫说落地,只说及第。”仆领之;将行李拴好,曰:“如今恁你走上天去,再也不会及第了。”

垛子助阵

一武官出征将败,忽有神兵助阵,反大胜。官叩头请神姓名,神曰:“我是垛子。”官曰:“小将何德,敢劳垛子尊神见救?”答曰:“感汝平昔在教场,从不曾有一箭伤我。”

念劾本

一辽东武职,素不识字。一日被论,使人念劾本云:“所当革任回卫者也。”因痛哭曰:“‘革任回卫’还是小事,这‘者也’二字,怎么当得起!”

太监观风

镇守大监观风,出“后生可畏焉”为题,众皆掩口而笑。?问其故,教官禀曰:“诸生以题目太难,求减得一字也好。”?笑曰:“既如此,除了‘后’字,只做‘生可畏焉’罢。”

州 同

一人最好古董,有持文王鼎求售者,以百金买之。又一人持一夜壶至,铜色班驳陆离,云是武王时物,亦索重价。曰:“铜色虽好,只是肚里臭甚。”答曰:“腹中虽臭,难道不是个周(州)铜(同)”

同 僚

有妻妾各居者,一日,妾欲谒妻,谋之于夫:“当如何写帖?”夫曰:“该用‘寅弟’二字。”妾问:“其义何居?”夫曰:“同僚写帖,皆用此称呼,做官府之例耳。”妾曰:“我辈并无官职,如何亦写此帖?”夫曰:“官职虽无,同僚(同?)总是一样。”

同 僚

一官遇生辰,吏典闻其属鼠,乃醵(凑钱)黄金铸一鼠为寿。官甚喜,曰:“汝等可知奶奶生日,亦在目下乎?”众吏曰:“不知,请问其属?”’官曰:“小我一岁,丑年生的。”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3S设计 ( 蜀ICP备14013003号-6

GMT+8, 2018-12-16 21:39 , Processed in 1.195906 second(s), 3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